今天大盤總體走勢不好,很多個股下跌。今天在使用篩選功能,篩選股票的時候,我發現瞭一隻之前並沒有關註的個股“葛洲壩”。之所以從幾百隻個股中一眼就發現瞭它,主要是因為其名字具有一定知名度,我由此由名字推斷這隻個股可能是一隻電力股,不過後來的事實證明瞭我的第一感覺是錯誤的,它其實是一隻建築股。

葛洲壩吸引我的第二個特點是在我查看該個股之時,其滾動市盈率隻有5.97,市凈率1.00,股息率4.49%。

在我的選股思路中,低市盈率,低市凈率,高股息率一隻是一條很重要的標準。

低市盈率,和低市凈率,代表公司的估值較低,買入之後的風險較小,相對來說有一定的安全性。

高股息率,代表公司的盈利有一部分發放給瞭股東,從某些層面上講,如果公司賺瞭很多錢,卻多年一毛不拔,如果不是為瞭生產再投資,那麼有財務造假的嫌疑。而高股息率,如果公司年年分紅,分紅需要現金,那自然是有錢的,基本不存在造假的可能性。

葛洲壩目前274億的市值,2018年凈利潤有46.58億,目測是有些低估瞭的。

不過話分兩頭,我們知道市盈率是判斷估值高低的重要指標,但是同樣,也因為市盈率這個指標,存在“低市盈率陷阱”的問題。

所謂的“低市盈率陷阱”,是指在周期性行業中,當一個繁榮期走向瞭盡頭的時候,往往這一年賺到的錢非常多,因此導致市盈率極低,而沒想到接下來的行業不景氣,會導致未來的收益大幅下滑。

在這種情況下,根據極低的市盈率做出的估值判斷,是在後視鏡中看未來,是大坑。

葛洲壩的主營業務是建築工程承包施工、水泥生產銷售、民用爆破、投資和房地產,很明顯是和整體經濟形勢相關的,可能具有周期性的特征。

因此在給葛洲壩估值時不能給予過高期望,由於未來的盈利預期和整體經濟形勢有關,具有較大不確定性,因此我暫時無法給出具體估值,隻能說看上去好像是低估瞭。

接下來我研究瞭一下葛洲壩最近的新聞資料,發現其在青島地鐵的建設問題上可能存在問題。

根據相關新聞,5月27日,由中鐵二十局施工的青島地鐵4號線沙子口靜沙區間施工段坍塌,5名被困工人不幸遇難。7月4日,由中鐵十九局承建的青島地鐵1號線勝利橋站施工圍擋處發生塌陷,造成1名施工人員死亡。

雖然我對具體施工流程不是很懂,但依據常識判斷,造成施工人員死亡是重大事故。

我這裡的常識具體指的是“海因裡希法則”,這個法則意為:當一個企業有300起隱患或違章,非常可能要發生29起輕傷或故障,另外還有一起重傷、死亡事故。這個法則是1941年美國的海因裡希從統計許多災害開始得出的。當時,海因裡希統計瞭55萬件機械事故,其中死亡、重傷事故1666件,輕傷48334件,其餘則為無傷害事故。從而得出一個重要結論,即在機械事故中,死亡、重傷、輕傷和無傷害事故的比例為1:29:300,國際上把這一法則叫事故法則。

不過我後來仔細查看瞭一下新聞,發現其實葛洲壩並未造成重大事故,隻是被懷疑違法分包,也就是說把自身的業務轉讓給其他人做。而真正造成事故的是“中鐵”承接的項目,並不是葛洲壩的施工項目。而葛洲壩所承接的項目隻是被懷疑,到底有沒有問題還在調查之中。

新聞還是要稍微仔細一點看的,雖然如此,我作為一個小散戶,心裡也產生瞭一些警覺,因此我暫時停止研究,開始尋找葛洲壩股票的同行龍頭。

經過一番研究,我找到瞭“中國建築”。

中國建築的各方面指標,包括市盈率,市凈率等都和葛洲壩大致相同,但中國建築的總市值是2426.52億,而葛洲壩的總市值是274.91億。

以我個人的經驗而言,我認為在類似行業中,一傢公司的市值是另一傢的8.8倍,我更傾向於選擇市值大的那個,畢竟規模效應可以節省成本,增加穩定性和抗風險能力。

中國建築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傢建築房地產綜合企業,主要從事於為房屋建築工程、房地產開發與投資、國際工程承包、基礎設施建設與投資以及設計勘察等。公司位居《財富》“世界500強”第23位。

從規模上來講,如果讓我投一傢建築公司,對比這兩傢,可能更偏向於中國建築。而投資者之所以給中國建築6.23倍的市盈率,我猜測可能有對經濟周期考慮的因素,我作為一個普通散戶,後期可能繼續關註或者在適當時機建立一些底倉。

但對其估值時,我覺得僅看市盈率是片面和不客觀的行為,還需要更多的數據和思路。